写一些小故事
尚不成熟
请多指教

玻璃瓶

子磊是一名大学生,喜爱音乐。

晓梦是他同校的学妹,热爱跳舞。

喜欢音乐的和喜欢跳舞的,似乎很容易认识的样子。事实上两人已经认识一年多了。经常一起互相嬉戏,流连于影院与公园之中。今天是子磊邀晓梦看电影,明天就是晓梦邀子磊去海洋公园。在朋友们看来两人简直就是事实上的男女朋友。但是即使互有好感,双方皆没有勇气跨过那条线。

就这样为难了一段时间,子磊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开始每天给晓梦送早餐,大概连送了一个星期吧。一天,晓梦发现本该充满奶香的玻璃瓶里空无一物,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纸条。

“喜欢你”,纸条上就这短短的三个字。

于是,原本扭扭捏捏的两人在一起了。

而那个玻璃瓶,被晓梦默默的保存起来了,那是一个瓶口比瓶身稍细长几厘米的,一片晶莹剔透的玻璃瓶。

又过了段时间,两人一起在学校外租了个房子同居了。在大大小小的行李中,子磊发现了那个熟悉而透明的玻璃瓶。

“现在看见这个真是怪不好意思的。”子磊挠了挠头。

“这,这是我们爱情的象征嘛。”晓梦可爱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红晕。

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子磊倒是稍稍严肃了起来,“这个玻璃瓶就一直留着吧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

“嗯……除非你主动甩我,我会一直喜欢着你。”

“别说蠢话~”

在彼此的誓言之下,两人甜蜜相拥。

……

时光荏苒,又过了一年,子磊提出想要见晓梦的父母。晓梦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了——见父母什么的,简直就像是要结婚了……

而此时的子磊已经决定了未来的方向。与几个朋友们创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并且发展顺利,可以说是事业蒸蒸日上了,因此想趁此机会向未来的岳父岳母们展现自己有能力给予晓梦幸福。

“男朋友?我不同意!我女儿不需要这么早谈朋友!”见面后晓梦父亲的第一句话,扑灭了火势正旺的爱情。

晓梦的手紧紧地握着子磊的手,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“叔叔,我现在有着自己的事业,我可以……”还没等他说完,就被晓梦的父亲给赶了出去——当然,晓梦被父母强制留在了家中。

“我可以给她幸福啊——”子磊大喊着,表情因为愤怒和不解变得扭曲,回答他的,却只有无情的防盗门,以及屋内隐约的吵闹声。

尝试给晓梦打电话、发短信,均无法收到回复——大概是被父母没收了手机吧。如果是晓梦的话,大概是会屈服于父母的淫威了。

无奈,子磊回到了出租屋,一进屋,就瞟到了那个玻璃瓶。像是预先设定好的一样,子磊的手机收到了短信。

“不和你在一起,我宁愿死。”

宁愿死……子磊看得头皮发麻。他连忙打过去,收到的仍是无人接听的答复。他很心慌,手忙脚乱的,又一次转身出门了。

“叮咚叮咚——砰砰砰——”,随意的几声门铃后便是激烈的敲门声。

“我和她妈妈已经决定把她送出国对舞蹈进行深造了,你小子不要再来了。”门后传来了晓梦父亲沉闷的声音。

“她还好吗?她现在怎么样了——”

“滚!”

之后子磊屡次来访,均被拒之门外,而且那一天之后,他再也没有与晓梦联系……

连续几晚,子磊都失眠了。但又感觉好像在做梦,梦见了两人交往前的互相嬉戏,梦见了自己在纸条上一笔一画的写出“喜欢你”三个字,梦见了二人永远在一起的誓言。

这究竟是梦,还是幻觉?

精神恍惚间,子磊从床上一跃而起,瞟到了还放在屋内的玻璃瓶。鼻子一酸,从抽屉里拿出纸条写着什么,每写一笔,他的手就颤一下。

此时的晓梦,究竟是什么情况呢?她痛苦吗?有人安慰她吗?还是说……?

“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

但现在两人却已无法联系,曾经誓言仿佛在嘲笑他。依照晓梦昔日的言行,会做出什么行动吗?子磊不敢想,也不愿去想——“宁愿死”……

又一次瞟到了那个玻璃瓶——“除非你主动甩我,我会一直喜欢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,子磊将纸条揉作一团扔在了脚边,又拿出了一张纸,转眼间就写好了些什么。塞入了玻璃瓶中——必须要将自己的思念,传达给晓梦!

第二天,子磊带上玻璃瓶,来到了城市的海边,海上一望无际,甚至连晓梦去了哪个国家都不得而知。子磊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两人间的距离。“我爱你……”,这么嘀咕着,子磊将玻璃瓶放入海里,望着它慢慢飘去。

……

“哎呀——太阳真是耀眼啊。”海岛上,一位拿着画板的少年坐在一个箱子上正画着什么。他的脚边,不知不觉间便飘来了一个玻璃瓶,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。这本没什么,偏偏玻璃瓶里有张纸条,这可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真是令人动容——这是他看后唯一的感想。歪着脑袋看着这个玻璃瓶,他总想添些什么上去。他从箱子里拿出工具,望了望天,便在瓶身上雕刻了起来。

原本晶莹剔透的玻璃瓶身上多出了由海鸥组成的心形图案——对比纸条的内容真是有些讽刺呢,少年这么想着。

于是玻璃瓶又开始了漂泊之旅。

……

一名水手的女儿在送父亲出海时,在港口捡到了一个玻璃瓶。玻璃瓶上包裹着些许泥沙,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心形的图案。

用海水冲洗后,海鸥围城的心形展现在眼前,一张纸条静静的躺在瓶中。少女打开了玻璃瓶,虽然有些模糊,但勉强看清了纸条的内容。“哎,虽然瓶身有爱心的图案,信纸的内容也太让人难过了吧……”少女自言自语道。

“别玩捡来的东西,我们待会儿还等去剧院看芭蕾舞表演呢!”少女的母亲喝住她。她连忙把玻璃瓶放在岸边,向妈妈那边跑去。

……

一个玻璃瓶,在城市的岸边,一条狗跑过来,把它踢来踢去,穿过街道,幸运的躲过了来往的车辆,以及各种撞墙的危机。最终,把它踢到了一个男人的脚边。

男人捡起了他,但他并没有注意瓶子本身——他只是是个流浪汉。他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一个剧院,等着来往的好心人施舍他。他坐在地上,玻璃瓶便被放在身后。

一只海鸟疾驰而过,叼走了玻璃瓶——他甚至没有注意到。

……

一只海鸟叼着个玻璃瓶,这实在是很不自然,明确的说,这只鸟被同伴视为异类,总是盯着闪闪的东西。不过这回的玩意对它来说有些重啊。

它叼着玻璃瓶,在剧院上空盘旋着,久久不肯放下——那名流浪汉甚至已经离开了。突然刮来一阵强风,它摇摇晃晃的,停在了剧院的一个窗户旁。

那是剧院演员的休息室。

疲惫的海鸟,嘴一松,房内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。晶莹剔透的玻璃瓶、放着纸条的玻璃瓶、刻有爱心的玻璃瓶、某种象征的玻璃瓶——破碎了……

惊愕的海鸟正准备飞下去叼碎片,却听到了人类靠近的声音,匆匆飞走了。

一位年轻的舞蹈女演员走了进来,一步一步的,向着窗边靠近。

破碎的玻璃中,躺着一张小小的纸条:

“忘了我。”纸条上就这短短的三个字。

 

END

评论

热度(3)